中国时报社论严肃警告段宜康们

2020-04-27 4W访问
中国时报29日社论--严肃警告段宜康们

 一场军人年改竟演变成警民激烈肢体冲突;一齣「卡管」大戏,闹成台大与教育部两败俱伤。这两个几乎同步发生的画面,铭刻了台湾分化与冲突的时代氛围。每一桩藉改革之名的政策作为,带来的都不是民主与进步,而是更多的怨怼与伤害,绿营政治的私慾满足了,蓝营支持者的悲愤与悲情累积了。小小台湾却离心离德走向分裂,未来更令人绝望!

 社论指出,表面上,民进党是赢了,绝对的行政权在手上,过半的立法权也在手上,党的意志凌驾一切,想卡管就卡管、想砍谁的养老金,谁就得引颈就戮。摆明了不喜欢管中闵,就算台大以合法程序选出来,就是鸡蛋里挑骨头,片面认定管的诚信与遴选过程有瑕疵,却无视自己的吴茂昆一身争议,要他担任教育部长,他就是主管首长,就有权下手「拔管」,明明就是政治操作,还口口声声拿着伦理、诚信指责台大,台大人又能奈何呢?

 军人年改也是一样,对半生戎马,青壮年时期牺牲家庭生活与个人自由的退伍军人,大砍他们年金之余,还要羞辱他们「贪得无厌」,逼迫他们向以前所捍卫的国家抗争,但肉体抗争的结果有用吗?年改方案还是照政院版通过了。一群昔日最效忠国家的老兵,在抗争中被逮捕,还可能面临司法追诉,他们为国家奋斗一生,落得这个下场,再多的愤怒与不平,又能奈何呢?

 社论中说,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是隐藏在这些政治冲突背后的潜台词。譬如,这群被年改的军公教们,反正不是绿营的选民,削减他们的福利,不但可以「报复」,还可以巩固自己的基本盘。再譬如,不容台大选出蓝的管中闵掌舵,就算是甘冒破坏大学自主的罪名,也不能让管中闵就任。这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心态,才是最可怕的。

 衡情论理,年金制度该检讨,它本来就是不讨好但必须做的改革,当年马英九不就是因为砍退休军公教福利而被骂到臭头,也让国民党选举被惩罚。换言之,这是超党派的议题,因而是一个需要全方位审议、对话的议题。看看过去一两年间,「段宜康们」是用怎样难听甚至不堪的语言羞辱军公教,对他们曾经有过的贡献视若无睹,削了他们的福利,还要摧毁他们的自尊。事实证明,纵使都被逼上街头了,也改变不了什幺,这群原本对国家社会最忠诚的族群,却满怀集体怨怼之心,这对台湾是好事吗?

 社论表示,同样的,台大校长遴选过程,不是没有客观审视的空间,绿营对管中闵的质疑,管也有释疑的必要。但看看过去3、4个月间,绿营是用什幺心态在炒作这个议题,从独董、抄袭到大陆兼职,不论是电视谈话节目、报纸或网军,全部配合出击,对管中闵进行几近摧毁式的攻击,个人行止也几乎被全方位的「起底」,最后还祭出一个纪录更不堪的吴茂昆来执行「拔管」任务,至于对台大、台湾高教与管中闵个人所造成的伤害,却完全不去考虑。最终即使目的达成,但正如《中国时报》社论的质疑「如此惨烈的胜利还算是胜利吗?」但直到教育部发出「拔管」公文,表明对事不对人原则,仍有人坚持台大重新遴选必须排除管中闵。 

 这两桩事件在本质上应非关蓝绿,只要回归事实本身,不是没有平和议论的空间。在野的国民党目前既无实力、也没资源搞政党对抗,上层领导多半时候神隐,话语权也早已丧失。民进党既已掌握全局,其实拥有很大的空间去展现执政者该有的高度与胸襟,不幸的是,「这个党」宁可选择近乎文革的手法去处理所有的议题,让他们所认定的「外人」,在福利被削、职位被夺之外,还要忍受到一群「段宜康们」的羞辱,绿营的胜利,换来的会是更多人的不平与怨恨。

 社论认为,就在绿营横扫一切时,台湾也在一步步向下沉沦。他们可以公布有「7成年轻人愿为台湾而战」的民调,却不愿解释为何募兵募不到年轻人?他们可以大言不惭宣称要让台湾经济「转大人」,却从不解释何以内外投资全部持续探底?他们为了阻挡一个「外人」当台大校长,根本不在乎台大与台湾高教的死活,「段宜康们」依旧在台湾内部不断寻找敌人,找不到敌人就生产敌人,努力塑造台湾成为一个敌我分明的社会。

 社论强调,乱局中每个成熟的公民,都应该锻鍊、鞭策自己成为不被蓝绿意识形态与情感绑架的个体,能就事论事,独立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