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严肃处理砂石车冲撞总统府事件

2020-04-27 5W访问
中国时报29日社论--严肃处理砂石车冲撞总统府事件,全文如下:

 张德正不满司法判决结果竟然驾驶砂石车冲撞总统府,虽未造成重大伤亡,但总统府与社会如不愿严肃面对这次事件背后所显示的社会心理问题,设法纾解社会紧张,并严防再度发生,类似事件很可能此起彼落,当非国家社会祥兆。我们郑重呼吁总统府,应将这次事件归类国安事件,严肃处理。

 张德正于2010年在路边和前妻发生口角,并和前妻哥哥爆发肢体冲突,前妻支开两人时反遭殴伤右眼,因而报警告张伤害,张却坚称没有动手殴打前妻,但台北地方法院判张拘役40天。张于2011年写信给总统府抗议司法不公,府方覆函表示不介入司法个案。造成张对司法体制及马政府的不满,酝酿冲撞总统府甚至总统车队报复。

 综观张德正的动机,既没有财团或权贵压迫弱势的痕迹,更非政治迫害,单纯是个人对法院判决和生活不顺遂的积怨,却透过开卡车冲撞总统府的暴烈方式发洩,在正常社会实难以想像。

 张德正事折射出两个社会现象,必须高度正视。第一,为何会产生个人挫折轻易归因政府,并以最强烈手段抗议以吸引社会注意的社会氛围?深入探究,这和台湾的「大政府主义」文化有关,加上马总统有「凡事管」的习惯,因而造成民众认为所有政府问题都是总统的问题,稍有挫折都归咎马英九。

 去年洪仲丘案爆发时,马总统该做的是督导行政院和国防部,要其公正明快调查清楚,给家属交代,他却轻率抛出一句:「我管定了」,让民众怀抱着只要「告御状」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的期待,当得不到满意结果,失落愤怒的情绪就转移到总统身上。

 再者,近期政府推行政策,只要一碰到民意反弹,往往就立刻退缩,总统还出面道歉。久之,民众认为这个政府会对抗议让步,甚至屈膝卑躬,结果当然人人起而抗议。佛洛伊德提出「转移作用」理论,个体不敢对受挫的来源表示不满,就会将敌意、不愉快的情绪转移到另一个观念、对象或人物上。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动辄道歉的总统,自然成民众转移挫折的绝佳对象。

 还有一个现象必须注意。在张德正寄给媒体的信件中提到,自己非蓝非绿,经过与前妻的司法判决败诉后,感到马英九讲的「大是大非」是用在大权大钱的人身上,而非用在小老百姓身上。殴妻官司败诉和马英九大是大非当然毫不相干,但这让人想到之前一名计程车司机,因不满马王只顾内斗不顾经济而寻短,有舆论认为这是「官逼民死」。

 近年重大社会争议如文林苑、大埔、洪仲丘案等,政府部门充满官僚心态,缺乏同理心,在处理上拖泥带水,无法在第一时间设立停损点,让事件在反对党和媒体渲染炒作下星火燎原,导致民怨沸腾;很多生活不愉快的人被这些争议疲劳轰炸,造成心理与行为的偏差,政府责无旁贷。

 除此之外,部分社运和学生团体滥用「公平」、「正义」、「人权」口号,来强化自己违法的行径,和隐藏在背后的政治意图,把整个社搞得虚伪不堪,这会带给民众负面示範。即当对周遭不满时,找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就可以合理化自己的过激行为,还期望藉此博得美名。

 当有人对总统丢鞋受到鼓励,就会有人驾驶砂石车冲撞总统府,当有人冲撞总统府未受吓阻,下次就会有人抱炸弹冲撞总统。

 我们主张,政府与社会要进行三方面检讨。第一,国安局的元首维安工作显已失败,所幸今天撞进总统府的只是一般卡车,若换成油罐车,后果不堪设想。元首安危事涉国家安全,没有任何打马虎眼的空间。总统回国后必须详加检讨,追究明知总统府存在维安纵身不足问题,国安局却长期疏忽有效的防护计画,现场内卫亦明显失职、中卫宪兵指挥部暗哨失灵、外卫中正一分局交管无效等责任,并严惩失职人员,尤其应对国安局长追究政治责任。

 第二,元首象徵国家,言行须稳重端庄;居高临下、言不及义、何不食肉糜、缺乏庶民同理心的谈话,只会挑起民众的反感,若凡事又要管,更会成为民众不满情绪的发洩口,总统须慎言。

 最后,媒体只问政治立场、不问是非的操弄方式,已造成民众蓝更蓝、绿更绿,社会黑白不分的结果,张德正荒谬行为还被称为「烈士」可见一斑,就算2016年政党轮替,蓝绿民众之间隐藏的仇恨不会一笔勾销,反而会更加深化。总有一天,向总统投掷的不会是拖鞋,而是满载仇恨的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