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中产阶级的心声需要被关照

2020-04-27 4W访问
中国时报25日社论--中产阶级的心声需要被关照,全文如下:

 3月23日的黄昏到凌晨,可能是台湾近30年来,民主发展的历程中,最漫长又最让人揪心的一夜。从318开始的「反服贸太阳花学运」,本来已经逐渐接近尾声,但学运中的鹰派却突如其来的将战场从立法院扩大至行政院,幸而行政长院江宜桦当机立断,决定加派员警驱离群众;经过多次攻坚,总算在24日清晨4点多让行政院附近净空。然而,进入行政院的部分学生和群众,在各办公处所任意打、砸、抢、丢,留下满目疮痍,这场刻意包装成学生运动的恶意破坏行动,更在许多人民的心中,留下了无限的忧虑与担心。

 台湾怎幺会走到如今的这步田地?当别有盘算的政治谋略披挂上学生运动的包装后,立刻就如同有了「金刚护体」、有了外界不能评论的正当性。政府投鼠忌器,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来「大人欺负小孩」、「警察打学生」的负面批评。

 然而,从占领立法院到占领行政院,天真浪漫、满怀理想性的青年学子或许有之,但檯面上的领导人物,个个训练有素,在现场指挥群众手绊手躺下,以增加警察驱离的困难度;手持利剪破坏拒马;稍一被触及就疯狂大喊;进入行政院之后,直奔供电室、院长室与重要员官员办公室…凡此种种,不得不让人联想,素人街头运动者怎幺可能如此老练?他们真的都只是单纯的学生吗?

 这一场反服贸的社运快速发酵,目前已有台北大学社会系、清华大学社会研究所,以及台大、清大、政大、台师大、东华、东吴等多所大学的学生团体经过串联后,发起全台大罢课,并呼吁学生「自主罢课」。对此,已有5大学校协进会,包括国立大学校院协会理事长,私立大学校院协进会理事长,国立科技大学协会理事长、私立科技大学校院协进会理事长和专科学校协会理事长等5人发表共同声明,呼吁学生应秉持理性表达意见;学校尊重同学有参与反服贸行动的自由,但攻占行政院的行为,已明显脱序、违法,脱离了言论表达的自由。

 如今,学运已经快要变质为学潮了,而学潮会给社会带来怎样的动荡、不安,主事者,包括参与的学生以及鼓吹学生走上街头的政治人物和老师们能够承担吗?社会各界对《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容或有不同的见解和意见,但大多数民众会愿意见到台湾社会因此分裂、因此对立,甚至因此彼此仇恨吗?

 再说,马英九总统和江宜桦院长都已明确表示,同意让《服贸协议》进入「逐条讨论、逐条审议」,立院24日也已在联席会中通过提案,要求行政院立即撤回两岸服贸协议,并重启谈判。儘管可以想像这个过程将会充满各种挑战与困难,但台湾已经是个民主自由的国家,人民手中有选票可以决定自己的未来,何须再诉诸学运这样的手段?

 这次学运中,不断有人指控执政者为独裁者,说实在的,如果台湾的高级知识份子的确关心这个世界的政局变化,当知道所谓的「独裁者」是何等模样!在台湾,面对强行攻占行政院的群众,警察使用警棍驱离会被海K;在立法院占多数的国民党立委担任联席会主席时,连主席台都上不了、找不到任何发言的机会,还得用自备的小蜜蜂躲在一个角落里说话;行政院长跟学生讲话、讲不到10分钟就被轰走;总统举行中外记者会后,还得遭受来自四面八方的狂骂狠批…请大家摸摸良心,这样的台湾能叫独裁社会吗?如此自由、如此开放、如此多元的台湾,是何等珍贵!难道我们要不断否定、践踏,终至毁灭而失去吗?

 此外,正是因为许多年轻人担心低薪、爆肝的生活无止无尽,台湾才更需要走出去,以世界为舞台,创造更多、更好、附加价值更高的工作机会,这是台湾一定要审慎考虑签订各项经济协定、包括《两岸服贸协议》的理由。难道占领立法院、占领行政院,甚至占领总统府好了,工作机会就会从天上掉下来吗?未来正不停地一直来、一直来,台湾还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连签一个ECFA架构下的《服贸协议》都可以搞得如此天翻地覆,台湾在全球化浪潮下的严酷考验中,还能有什幺作为?真的让人无比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