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中共才是「新光天地」事件的大输家

2020-04-27 5W访问

 中国时报6日社论指出,由台湾新光集团第三代吴昕达、吴昕阳所投资的百货业者,在「北京新光天地」开幕短短五个月后,就传出中国大陆合伙人火爆翻脸的消息。令人惊讶的是:这拆伙并不是以一般资本主义社会的股权买断、溢价付现等文明模式进行,而是以江湖帮派的丛林法则斗争,令台湾企业大开眼界。新光天地在北京的合伙集团是华联;据华联的指控,台湾新光集团的员工有人贪汙,于是华联集团就请了两百名保全人员「接管」,甚至还传出公安扣押新光少东的插曲。我们不清楚公司内部派系斗争之间谁是谁非,也不了解究竟台湾新光干部有没有贪汙,因此不愿意在此做谁是谁非的评论。但是,这整件事显露出中国大陆政经环境的粗暴与欠缺法治,却是我们要批判与检讨的。 

 先就员工贪汙来说吧。如果A公司员工藉业务处理之便而有中饱私囊的嫌疑,那幺公司当然可以依行政处分予以停职,再依侵占、背信等罪名予以追究法律责任。但是即使有一两位、甚至十几位台湾员工贪汙,这跟台湾新光集团有什幺必然关係?难道某甲的少数员工操守有问题,就能推论某甲一定有问题?这是什幺样的腐败裙带观念?其次,就算退一万步,假设新光吴昕达「率领」手下贪汙,要撤换一整挂的高级干部,这幺重大的组织调整,在任何法治国家的企业,都要经过公司董事会吧?不经过董事会,却是透过保全公司派两百位不知名人员进驻,说什幺「你明天不必来上工了」这种鸟话,这不是帮派分子围事是什幺?难道中国大陆的公司董事会都只是橡皮图章?难道主管任免、上班,都仅凭保全公司黑衣人一句话?套一句李前总统的批评,这像不像是「土匪政权」? 

 再退一万步,即使要依法接手新光一整挂经理人事,也要以文明的方式进行。哪有不见公文、不先公告、却当面告知「明天不必上班」的接管方式?被接管者普遍有「保障员工安全」的疑虑,当然表示这接管的作为有「不安全」的暗示。这又是什幺样的帮派作风?报载公安人员将新光少东从飞机上「请」下来,有拘票吗?有法院限制令吗?如果公安配把枪,就能随意「请」台商前后左右趴趴走,这公安与黑道分子有差别吗? 

 新光天地事件虽然是个案,却也凸显出中国大陆政商结构的大问题。长久以来,论者对于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都有两种南辕北辙的论点。其一是乐观论,认为中国大陆日益发展与开放的经济,终将冲撞其法政束缚,而迫使其法政迈向体制化与健全化。其二是悲观论,认为中国大陆僵化专制的法政,终将拘束其经济发展,而画出其财经前景难以超越的红线。中国大陆华联集团以如此粗鲁、几近帮派耍狠的方法干掉合作伙伴,取得经营权,这绝对是印证悲观论的特佳範例。华联集团之所以敢如此嚣张粗暴,带着公安人员公然动粗,当然是因为他们关係好、后台硬。如果对手不是新光吴家,而是「连爷爷」,联华有这个胆吗?像这种凡事只比后台硬、看政治谁有力的粗鲁游戏,正是经济落后国度的常态。一个全世界经济大国,却还有这种落后的企业斗争戏码,看在外资与台商眼中,他们能乐观的起来吗? 

 中国大陆最近二十年经济成长亮丽,渐渐也使人忽略了其法政制度的弱点。其实不谈企业,就以大学来说,也就可以看到同样的制度限制。中国大陆的所有知名大学,都一定要党政关係好的人,才可能做上校长;即使是诺贝尔奖级、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级的大学者,都不可能去某大学做学术领导人。因此,中国大陆的大学即便在少数领域能够顺利延聘到一流的科学家,却始终无法真正回归学术领导的正途。这种政治拘束对学术发展的不利影响,与其对经济发展的影响一样,都会在最近几年逐步呈现。 

 华联硬吃新光,短期来看是华联赢了、是中国大陆欺负了台湾、是老共在替反对三通的民进党助选。如果此事不能翻盘,则中长期而言,大输特输的绝对是中国大陆的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