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中东的冰与火之歌 难完难了

2020-04-27 7W访问
中国时报13日发表社论--中东的冰与火之歌 难完难了

 近日来围绕着沙乌地阿拉伯、伊朗、黎巴嫩与叶门的事件一波接一波,精采度有如宫斗剧加上《冰与火之歌》,不得不令人开始担心,对国际社会造成可怕威胁的伊斯兰国遭到彻底打击之后,中东不但不能重见稳定,反而会因沙乌地阿拉伯与伊朗两大宿敌冲突激化而陷入新一波动荡。

 社论指出,11月4日黎巴嫩总理萨德.哈黎里跑到沙国宣布辞职,声称伊朗掌控了黎巴嫩,他的生命遭到威胁,原本黎巴嫩政局在沙国支持的哈里里与伊朗支持的真主党之间维持的平衡宣告瓦解。也在当天,获伊朗支持的叛军「青年运动」向沙国首都利雅德发射飞弹,遭到沙国拦截,沙国怒指伊朗此举为「战争行为」。

 4日的另一件事,是沙国32岁的王储穆罕默德.沙尔曼成立了反贪腐委员会,随即一举逮捕了11名王子及数十位现任与前任部长,包括「国家卫队」指挥官米特卜、经济部长法吉埃,以及有「中东股王」之称的阿瓦里德亲王。次日前王储穆克林亲王之子曼苏尔亲王坠机身亡,一时间阴谋论满天飞。

 社论又指出,一连串事件细究起来,基本上有沙国内部与外在两个主轴。内部是穆罕默德.沙尔曼大举整肃政敌以迅速巩固权力;外在是沙国与伊朗两大宿敌的长久对抗。

 萨曼国王2015年继任国王后,提拔儿子穆罕默德.沙尔曼出任国防部长,穆罕默德王子上任后立即展现强悍作风,先是联合几个阿拉伯国家对叶门展开军事攻击,因为之前沙国支持的叶门总统哈迪被伊朗支持的叛军「青年运动」逼得流亡;接着沙国又以卡达资助极端团体为由,联合其他中东8国与卡达断交,并封锁卡达的海空运。

 社论表示,在萨曼国王力挺下,穆罕默德王子接班路走得快,成为最重要的政策主导者,今年6月更被拔擢为王储,而这位少年霸主也野心勃勃地推动改革工程,包括破天荒允许女性驾车、限缩宗教警察权限等,不久前沙国提出「2030」计画,包括将出售国营石油公司Saudi Aramco部分股权。沙国长年封闭保守,穆罕默德王子的改革既冲击僵化的宗教教条,又影响了许多高层的既得利益,因此引来不少反弹,但他无所畏惧,沙国9月间逮捕了多位具影响力的教士及运动人士,明显是为了整肃异己、压制反对声浪。如今高举反贪旗帜大捕王子、部长,更进一步展现了穆罕默德.沙尔曼强势掌权的意志。

 穆罕默德.沙尔曼强则强矣,却失于躁进。目前他已将权力高度集中,而且改革工程也受到年轻世代支持。不过一来,言明沙国是「温和伊斯兰」并放鬆宗教梏桎的他,势必成为极端派的敌人;二来,沙国长久以来都是由7大家族共治,这次整肃却打破了平衡局面,当然会引发反弹。

 社论又表示,至于他对外发起的战争,对卡达的外交封锁,基本上已被卡达寻求国际奥援的灵活手段所化解,叶门战事则被形容为「沙国的越战」,始终无法攻下首都沙那,却对叶门人民造成灾难性的人道浩劫。至今叶门军费估计占了沙国官方预算的1/4,油价长期低股盘旋,经济依赖石油达7成的沙国财政负担其实相当沉重。

 也许,要巩固内部权力,需要外敌的存在,所以穆罕默德.沙尔曼对外强硬,尤其针对伊朗。沙国与伊朗是伊斯兰教两大宗派逊尼派与什叶派国家,隔着波斯湾各为区域大国,无论在宗教领导地位,还是论区域领袖地位,都不可避免地成为对峙的双雄。美国在欧巴马总统任内好不容易和伊朗签订和平协议,如今川普宣布要撕毁协议,对伊朗已无牵制筹码,伊朗对沙国更不会示弱,而以川普的发文看来,美国也会挺沙国对付伊朗。

 社论说,阿拉伯民主之春的动荡,导致IS崛起并危害国际社会,如今叙利亚总统阿塞德在俄国力挺下逐渐收复被IS占据的城市,当IS的威胁性降低时,伊朗和沙国的传统结构性矛盾便成为主焦点,而且可以在两国领导人一念之间就引爆更激烈的冲突。弔诡的是,如果穆罕默德.沙尔曼真想实现他2030计画的愿景,他需要一个能吸引外资的安定友善环境,但对外喊杀喊打、引爆战火,却又会扯自己后腿,以至从他的决策风格看来,显然有欠审慎与通盘布局,难说未来不会掀起更大风浪。中东局势没有因IS落败而趋于稳定,可能反而揭开了新的动荡篇章。